◇回憶◆

FWIII-#教会组 Chapter0 向无限的梦想献上赞歌

月球表面:

※教会组又来了,你们烦吗


※有关7组退场的servant


※其中涉及到的对英灵座的理解仅代表我个人


 


 


在黑夜里,人们都在熟睡,他过早地醒来。


这是天才的不幸,却是人类的大幸。


 


「倪克斯,你知道英灵座是什么样的吗,我很好奇。」


奥林匹亚山的神子趴在偌大长桌上,把玩着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。祂可以随时将之盈满深宝石红的葡萄酒浆,但祂并不想这么做。


一滴琥珀沿着杯壁流下,在接触到神明指尖的一瞬,浓郁的苹果清香充斥了整个空间。


「不知道,我从未与真正意义上的“英灵”关系好到足以探讨这个问题。」


灰绿色长发的神父诚实地耸耸肩。他正在试图徒手——而不是用魔术——将一堆硬币搭建成比萨斜塔,遗憾的是重心永远不站在他那一边儿。


「但我想,那大概对于每一位英灵来说都是一个凝固的时空定点。」


「凝固的……时空定点?」


掌控欢愉的小神祇歪歪头,他回想起自己的车辙踏遍的土地,和无数美丽的追随者纵情歌唱、舞蹈。他让树木结出流着蜂蜜与酒浆的果子,所行走的每一步身后都开遍鲜花。


他无法、也不愿意想象一块“凝固”的时间或者空间,就像你不能把一只飞鸟关进笼子。


「那一定很无聊。」


「哦不,」


年轻人眯起了眼睛,「尊敬的阁下,有那么一种人,他们不需要战功卓著,不需要拥有一个国家,不需要力敌千钧,甚至不需要将双手沾染鲜血。他们的“思想”本身,就足以荣归英灵之座。」


那样的人一定会喜欢这个拥有无尽时间的地方,这意味着可以进行永恒的思考。」


 


「你说的是阿尔诺先生。」


「您想问的不也是吗?」


神父推了推滑落到鼻尖的银边眼镜,几个小时之前,蒂塔和香槟色的神灵同时带来了“那个消息”——一直笼罩在这位善良神祇身上纯净的哀愁和忧伤更加明显了。那些月白色的情感不仅仅来自“更多生命逝去”这件事本身,毕竟对于热爱美食和温柔纯净灵魂的酒神来说,那个棕色卷发的魔术师和那间说不上是工房还是厨房的“La Hoja”可不只是一个写在参与者名单上的苍白记录。


「是的,我喜欢他。也喜欢瓦伦丁先生的苹果派和蜜瓜熏肉。」


神灵认真地点了点头,「所以我祝福了那间房子,那儿的鲜花将永不枯萎,空气将永远芬芳,每一滴在那儿所酿出的苹果酒,都是世间最美的琥珀。」


「天啊,这可真棒。」


年轻的神父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
「快阻止我,不然我现在就要去后山偷走那所房子,然后拿去卖钱。」


「它已经不在那儿了。」


小神明得意地摆摆手,看起来已经摆脱了星辰陨落带来的哀伤。


祂拖长了优美的音调,如同在朗诵鲍姆先生的童话。


一个有着心的铁皮人带走了它。」


 


 


倪克斯捏碎了手中握着的一颗卢恩石,在第一颗星子从墨蓝色的帷幕后面跃出的时候。


万千莹白微光同时从地面上缓缓漂浮而升,像是月亮在召回她失手打碎的水晶镜,那些晶莹的光芒互相碰撞纠缠,变幻成一群坠落在地面上的星星。


似乎是理所当然地,年轻人没有因那个灵魂再次离开世界而感到分毫的悲哀。那个伟大的、真挚的、善良的灵魂对世界赠以了最真诚的祝福,他定然是毫无遗憾地结束这场奇妙旅行的。


莹白星星们即将完全消弭在天幕的瞬间,空气里响起了悠远的电子音乐。


短暂的沉默、结构简单,单调而空灵的单音小节、逐渐加入的和旋、四拍、八拍子,如同宗教的庄严被轻快柔软的清脆声音取代,像是击碎厚重毛玻璃的尖锐水晶。紧接着是一曲平滑的小提琴,印着画儿的丝绸漂浮在无边无际的多维海洋里。


那是电子程式蒂塔的“歌声”。


「蒂塔,请说明你的意图?」


【我试图调用之前记录过,与阿尔诺先生魔力频率最相近的声音,并组合成音乐,但我无法预测人类听到它会产生怎样的感受。Sir,我成功了吗?】


「是的,蒂塔,它非常美丽。」


年轻的神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,翡翠色的眼睛在最后一缕星光下闪闪发亮。


 


「即使我可能没有资格。」


他扬起手,变幻的卢恩符文在指尖绽开。


「我还是要祝福你,尊敬的列奥纳多·达·芬奇先生。」


 


「祝愿你看到那个你将不再是最伟大的天才的未来,人类将走到比你所预测并相信的还要更远的地方。」


「当你下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你会说:哇噢。」

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◇回憶◆月球表面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蹄花腰花尾巴花月球表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他趁着月色来,又在天亮的时分回去了。